東南亞背包客

泰國|芭達雅 Pattaya|挑逗靈魂之夜

在原本的計畫中,我預計先回Bangkok(曼谷)再前往Pattaya(芭達雅),但因為某些緣故毅然決然放棄這個決定。分別前夕,同樣是沙發客和我同住在屋簷下將近一個禮拜的Y說,她的下一個目的地是有著滿月派對full of party的Koh Phangan(帕岸島),不過從Koh Chang到Koh Phangan還是得回曼谷再轉車。Y邊說邊碎念著交通的不方便,「這是反方向欸!」不過她還是默默地跟我收購了我原本已經訂好回曼谷的車票,皆大歡喜。

泰國人說話我想大概只能相信一半,我改買了前往Pattaya的小巴,售票阿姨說,「搭多久喔,4個小時一定到的了。」我查了一下google map發現差不多跟阿姨說的時間差不多,所以發了個訊息給在pattaya的C。

結果我搭了整整10小時。

P_20160126_175116
photo@Pattaya

你必須先搭渡輪離開象島回到本島,船班每小時一班,我們的小巴明明就排在隊伍第一個,但還是等了三班才上了船。「下午五點。」我看了一下手錶時間,我跟C約晚上六點會面,但此時我的小巴還停在加油站旁邊的7-11,這已經是第三家。車上有來自不同國家的人,那個畫面很逗趣,大家都不約而同地對司機皺了眉,司機剛從7-11走了出來,慵懶的伸著懶腰。

「上車吧各位!我們還要開三個小時。」

所以我晚上快九點才抵達。

Pattaya的主要鬧區圍繞著Pattaya bay延伸,倚著海浪拍打的節奏,進入黑夜的Pattaya充滿誘惑又挑逗的氣氛,酒吧林立,震聾欲耳的的重低音及Life Band掩蓋不住即將進行的色情交易,「Welcome to Pattaya!」一名垂著酒瓶搖晃著身軀,腳步蹣跚又踉蹌的黑人向我走了過來,擦撞了我身後的登山包,對著我喊著,也對著所有前來Pattaya朝聖的人喊著。

我截了位置發給了C,過了幾分鐘他發了一則訊息給我”Vicky do you see me? I’m looking for you, I am on green bike with green helmet.” 可是我在7-11前左等右等就是等不到一身綠的C,直到後來靈機一動,想到也許C不知道紅點(定位位置)和藍點(現在所在位置)的意思,果不其然,C搞錯位置了。

“Thanks god! Vicky I finally found you!”過了大概十五分鐘,C真的一身綠的出現在我面前,而且是一台高級又帥到不行的綠色重機,不過後座太高,我背著沉重的登山包,試了幾次才順利地坐了上去。

一定要說,C的家是我目前遇到最華麗的沙發了,說沙發太藐視了,如果用五星級總統套房來形容我想也不為過。和C的對話中,前十分鐘我大概都在驚訝和讚嘆他有如飯店般的家,C笑著說我太誇張了,「抱歉這裡只有我自己一個人住,所以冰箱內沒有太多的食物,你敢喝薑茶嗎?」C有著很慈祥很慈祥的笑容,會發光的那種。他今年已經62歲了,是英國退休的警察,搬來Pattaya也已經九年了,算是很早就退休的人。「我看到你們發的request後發現你們來自台灣,抱歉,老實說在你們之前我對台灣真的一無所知,我還特地google了一下你們的國家,我很好奇你們和China是什麼關係?」

“Well actually our government moved to Taiwan since 1949, and now Chinese government take Taiwan as a part of China, but most of Taiwanese people don’t think so, we have our own Taiwanese flag, Taiwanese national song, and our own culture, even it quite similar to China.”其實我很喜歡這樣解釋現在的局面,面對這種政治的議題我不願意把話說得很主觀,(即便我很想跟C說:你鄒罵丟系逮丸郎),尤其當你正解釋給從來不知道這件事的人聽的時候。

那天一定相談的太愉快了,否則我不會做出這個愚蠢又不經大腦的決定。不知道哪裡冒出來的勇氣,我發誓一定是被C溫暖的熱情給完全激發,我從來沒有想過要在國外包水餃給外國人吃。「你知道Pattaya哪裡有賣水餃皮嗎?」當我脫口而出嚷著我要做水餃時我馬上就後悔了,「好像沒有。」好吧,我以為我只需要做內餡,現在我內心打的如意算盤全毀了,23年來印象中還沒有做過水餃皮,我尷尬地對著C笑一笑,還在思考要不要對C坦承一切,只見C聽到水餃時興奮的眼睛睜得大大的,那些即將說出口的實話又被我硬生生地吞了下去。「沒問題,交給我…」我在心裡咒罵了自己幾百回。

不知道我媽如果知道她女兒平常在家裡沒什麼進廚房,做菜處女秀第一次就獻給Pattaya的C,而且從準備水餃皮到內餡備料全都自己來會作何感想,不過我好像也沒有時間想得太遠,當我將浮起來的水餃們撈起時,「天啊!竟然沒有一個有破掉!」我尖叫著,難掩興奮的抱著C又叫又跳,好像這輩子從來沒有這麼開心過似的,「如何?好吃嗎?」「老實說這是我人生第一次吃水餃,我能跟誰比呢?」C哈哈大笑,笨拙地拿起筷子夾著水餃沾著滿滿的醬油,又吃下了一顆。

「可以把食譜留下來給我嗎?」

P_20160126_193918
photo@Chinese dumplings

C有一位泰國前女友,是的,前女友,C有時候三不五時就會在我面前打電話給她,分享著今天的生活,有時候甚至帶著我直接去市場找她(因為她在那裡做美甲),問問她今天過得好不好,今天想喝些什麼,「C,你們感情明明還這麼好,為什麼要分手呢?」

「我們從小生活在群體社會中,在團體中學習與成長,但人終其一生都只是個體,我在我太太九年前腦癌過世後開始懂得獨處,學會和自己對話,後來我來到泰國後遇到她(前女友),我們在一起三年,一切很美好,我們仍相互扶持著,直到發現我雖然愛她,但我更愛自由。」

「不過我們現在的互動像家人,比起情人我更喜歡這種感覺,你可以很任性的只做自己。」C笑著說。

來到Pattaya,性的交易可以很正大光明的進行,我興奮的嚷著要C帶我們去紅燈區,C也爽朗的答應了,但是他要我們進入紅燈區時切記,離他遠一點。「其實我很久沒這樣做了,不過這樣你們可以看到這些Thai girls and Ladyboys是如何在街上搭訕我。」我想如果我愛上了Pattaya一定沒有其他原因,C總是處處為我們設想,他知道我們來自比較保守的亞洲,所以他總是想盡辦法想讓我們看到Pattaya的全貌。

夜晚的紅燈區及Walking street有點微醺有點瘋狂有點迷茫,你可以在這裡見到來自世界各地的男人們聚集在此,摩拳擦掌著,思考今晚只限下半身,而街旁的泰國女人及Ladyboys們則一個穿得比一個少,翹著腳坐在高腳椅上,濃妝豔抹著,虎視眈眈的盯著路上的獵物們,但後來我發現其實他們並沒有所謂目標,只見她們伸出手,漫無目的地迎接著獵物上鉤。

在酒吧內,正好有個男人坐在我旁邊,一位穿著制服短裙染著一頭粉紅色頭髮的泰國女人正在他的腿上磨蹭著,男人的性慾很顯然的已經被挑起,他手不安分的游移在女人腿上,女人笑著,「機會來了。」我猜她這麼想著,她沒什麼出力的推了一下男人胸膛,男人有點按耐不住,「多少?」,此時只見女人又突然緊緊地往前抱住男人,胸部幾乎全擠出來了,我知道她試圖使出渾身解數想提高一晚的籌碼。

「C,這些泰國女人們一晚的價碼大概?」「差不多4000泰銖,不過跟國家也有關係,近幾年連俄羅斯女人都來泰國謀生了,她們稍微高級一點,一晚可以談到5000-6000泰銖。」

在這裡,人的價值是用身體來衡量的。

在夜夜笙歌之餘我思考了好久,因為你可以很清楚地發現,這裡的女人們用著人們尋求歡愉的生理本能在黑夜降臨時掙著一輩子身體的錢,她們在歡愉中喘息,呻吟,她們在笑,男人們也在笑,但你知道她們可能一點也不快樂,而你看著她們卻無能為力。我盯著夜店二樓在櫥窗裡跳著鋼管的俄羅斯女人好久,因為她只是面無表情地看的來來去去的男人們,我看不透她內心在想些什麼。

那天C一口氣帶著我們去了四間酒吧,微醺的夜裡,我們跟著重低音Live Band從西洋樂團,獨立樂團跳到泰國當地樂團,酒精暫時麻痺了一天下來疲勞的身軀,我驚訝看著C在舞池裡放鬆的隨著各式各樣的音樂擺動著身體,那個時刻的他,看起來只有30歲。「C,下次拜託別再介紹你已經62歲了,你真的把自己活得好年輕,還帶著我們兩隻小毛頭一晚衝四間酒吧。」

「Life is the best when enjoying every moment, don’t hesitate to do everything you want, cheers, 敬我們的人生!」

P_20160126_113418
Pattaya bay

Story @ Pattaya, Thail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