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到印度

印度|喜馬偕爾|Kinnaur|有神和蘋果的國度 (中)

逆著地心引力向高處行駛的喜馬偕爾公車最後停在2,960公尺的Kalpa,V把我從睡夢中搖醒,「下車吧。」車子上許多當地人也提著大包小包站起來了,頭上戴著前方有片綠絨摺面的Kinnauri圓頂羊毛帽,「我們千里迢迢搭了7個小時的車,對我們來說可能只是一生一次的旅行,但是對他們來說,這是回家。」Kalpa坐落被高聳喜馬拉雅山脈層層包圍的山腳下,整排木造的商店街在屋頂的厚重積雪下,顯得更矮了,街道有著被人清理過的痕跡,混著泥土砂石的泥濁色殘雪被遺留在小路兩旁,只有幾間店面還散發出微弱的昏黃色光線,似乎完全不在意有沒有客人登門造訪。

印度|喜馬偕爾|Kinnaur|有神和蘋果的國度 (中)

「其實對我來說,這也是回家。」V環顧四周後,開心得深深大力吸了一口空氣,迫不及待拉著我往村莊的高處繼續爬,那是一間修道院(Hu-Ba-Lan-Kar Monastry),這裡處處看得見藏傳佛教的影子, 修道院的下層用石頭砌出堅固的堡壘,中間縈繞著檀香的回字迴廊倚牆圍繞大經堂,最上層則是用木片拼接而成,如燕尾展翅般的屋頂。大經堂內掛滿了斑駁的彩色佛像壁畫,裡頭坐著一位穿著紅色袈裟的僧侶,正口中念念有辭的誦著經文。我和V沒有交談,各自找了個舒服的角落開始靜坐,閉上眼睛,我試圖在眼前的一片漆黑中,找到與神的連結。

印度|喜馬偕爾|Kinnaur|有神和蘋果的國度 (中)

一位當地婦人著羊毛大衣前來,頭上裹著頭巾,轉著經輪發出噹噹的聲音,俯瞰整個村莊,炊煙裊裊從家家戶戶的黑色小煙管幽幽升起,修道院的念佛聲喃喃不斷,霎那間,我好像不小心走進了宇宙空間的另外一個國度。

印度|喜馬偕爾|Kinnaur|有神和蘋果的國度 (中)

這天,V說要去Rogi Village,Kalpa最後的村落。「今天要走一段8公里的健行,準備好了嗎?」湛藍的天空使得山頭的白雪反光過了頭,腳下的積雪成了薄冰,每一步都要小心翼翼的大力踩下去。沿途經過許多蘋果樹園,我才知道,在冬季比夏季長的Kinnaur,蘋果是這裡最重要的經濟作物。「你知道嗎?如果我有機會娶到一個Kinnauri女生,我的後半輩子,都不需要努力了。」V 送了我一個鬼臉,拉著我潛進某個蘋果園,偷摘了一顆蘋果塞進我懷裡。

印度|喜馬偕爾|Kinnaur|有神和蘋果的國度 (中)
Kalpaㄉㄉㄜ的沿途一景
印度|喜馬偕爾|Kinnaur|有神和蘋果的國度 (中)
V眼中的蘋果 / Credit @ Vijay Naudiyal

穿越過一整片蘋果園後,映入眼簾的是一條筆直,右邊是落石峭壁,左邊是垂直懸崖,視野放遠到前方盡頭直接消失,驚險指數破百的危險道路,「Suicide Point (自殺點)」前方那個直接消失的盡頭,是Kalpa最有名的景點,這名稱實在太邪門,「是想不開的人,都來這裡結束人生的嗎?」我左思右想,戰戰兢競的問,V沒有回答我。

印度|喜馬偕爾|Kinnaur|有神和蘋果的國度 (中)
Suicide Point.
印度|喜馬偕爾|Kinnaur|有神和蘋果的國度 (中)

在印度教古老的傳說裡,眼前被靄靄白雪覆蓋的山脈是Kinner Kailash, 意思是” Home of Lord Shiva”, 印度教三大主神之一濕婆 (Shiva) 終年在喜馬拉雅山中苦行修煉之地。在印度教義中,濕婆神 (Shiva) 雖身為毀滅之神,卻也同時代表著創造與再生,祂認為死亡也不過是創造的循環,就像冬去春來那樣。

後來,明明是短短的8公里健行,我們卻花了好長一段時間,靜靜坐在Suicide Poing (自殺點)的石頭上,凝視著眼前海拔6,050公尺的Kinner Kailash好久好久,我再也沒有繼續追問V這裡命名的由來了,雖然只是古老的傳說,但好像冥冥之中,我內心深處躁動的流浪靈魂,被濕婆神溫暖接下,有了沉澱的落腳之處。

印度|喜馬偕爾|Kinnaur|有神和蘋果的國度 (中)

「神居住的地方」,我想起出發前,V 留了個神祕的伏筆,盯著前方令人屏息的壯闊雄偉景色,我好像忽然了解為什麼世人稱這裡為Suicide point (自殺點),因為這裡,是天堂裡才會出現的地方。

印度|喜馬偕爾|Kinnaur|有神和蘋果的國度 (中)
V導遊側寫。

Story @ Kalpa, Kinnaur, India.

本刊文章歡迎轉載,但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