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南亞背包客

越南|Hanoi河內日記|河內印象

  越南的文字很逗趣,明明寫著英文呀,上一撇下一橫後你就再也念不出來了。中文的聲調有四種,T說越南的聲調卻有八種,從鼻子發出的聲音特別重,想像自己捏住鼻子講話,那就是了。我和來自塔吉克的N在車上伊呀伊呀的跟著T學發音,說著說著大家最後都笑了出來,因為我們說了八個完全相同的腔調阿!往後在越南的日子常常不自覺默默地把共鳴點往上挪,學起了越南人說起了自己也聽不懂的越南話。 (more…)
東南亞背包客

泰國|Pattaya芭達雅日記|挑逗靈魂之夜

在原本的計畫中,我預計先回Bangkok(曼谷)再前往Pattaya(芭達雅),但因為某些緣故毅然決然放棄這個決定。分別前夕,同樣是沙發客和我同住在屋簷下將近一個禮拜的Y說,她的下一個目的地是有著滿月派對full of party的Koh Phangan(帕岸島),不過從Koh Chang到Koh Phangan還是得回曼谷再轉車。Y邊說邊碎念著交通的不方便,「這是反方向欸!」不過她還是默默地跟我收購了我原本已經訂好回曼谷的車票,皆大歡喜。

東南亞背包客

泰國|Koh Chang象島日記|Love is for die, but from the life.

你說,世界上所有的安排都是最好的安排。 我相信和土耳其的緣分不會僅留在去年夏天。我在Koh Chang遇見了D,還因為一些神祕的巧合硬是留下來整整一個星期。 Summer說她在Koh Chang找到了沙發,我也沒有特別注意是誰,直到七個小時的夜車外加渡輪後,小巴最終停在Tesco Lotus前,我才知道原來他是土耳其人。D留著一臉慵懶的落腮鬍,穿著短褲一派輕鬆地向我們走了過來,左手拿著著四罐狗飼料,右手一間扛起我們笨重的登山包,他說家裡有四隻毛小孩正餓著肚子等他回家。 「舟車勞頓一定累壞了吧!你們吃大蒜優格嗎?」還等不及我們意會過來,D拿著亞麻仔吐司和雞蛋開始在平底鍋上煎了起來,沒過多久一盤豐盛的土式早餐就端到我們面前,D在吐司中間挖了一個洞好讓雞蛋打在中間,挖起來的吐司沾了滿滿的大蒜優格放在盤子的旁邊。 「D,你怎麼會來到Koh Chang居住?」還在困惑自從去了土耳其後,遇到土耳其人的機率全都不自覺的大大的提升,我還是忍不住好奇心問了他。 「先吃吧!我剛剛又接受了另外一位沙發客的request,她現在正在前往Koh Chang的路上,她也來自土耳其,我想她可能也會想知道關於我的故事。」D邊說邊喝著裝滿冰塊的可樂玻璃杯,他說他這輩子就把可樂當水來喝,他已經好多年沒喝過水了。「我之前看到一篇報導,人如果連續喝可樂喝一個星期腸胃可能就開始出問題,喝一個月大概就要掛急診了,可是很奇怪,我幾乎每天都喝15罐以上的可樂,而且連續喝了二十幾年,卻還是活得好好的。」 問起D在這裡的工作,一開始還沒有聽得很懂,直到他從房裡拿了脊椎的圖譜出來,keywords從他口中說了出來,”Chiropratic”,我內心深處顫抖了一下。「這是什麼詭異的巧合…」「大概在三年前吧,當時我已經在曼谷待了五年,因緣際會遇見了一位瑞士朋友邀我來到Koh Chang待上幾天放鬆一下,誰知道,這一待就待到了現在。」D說。「其實我在曼谷時是一位工程師,決定待在Koh Chang時身上一無分文,當地也找不到工程師相關的職缺,那時候瑞士朋友因為家裡的關係必須回老家一趟,不過他留了300美金給我。」Contin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