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瑞詩凱詩|Rishikesh|誤闖橘色Shanti國度

回台灣過年前,在瑞詩凱斯(Rishikesh)待了一個星期。

披頭四(Beatles)三十多年前在這個恆河上游之處引領了一股冥想靈修風潮,他們曾經待過的靜修所(Ashram)從此聲名大噪,瑞詩凱斯開始聚集了一群崇尚嬉皮,不願淹沒在主流文化,追求靈性生活的西方人士前往朝聖,大概也是我旅行印度至此遇過最多西方人的城市,M就是其中一個。

Read more 印度|瑞詩凱詩|Rishikesh|誤闖橘色Shanti國度

印度|瓦拉納西 Varanasi |恆河聖城,通往神的入口

輾轉由北方邦(Utter Pradesh)首都Lucknow搭了當地巴士,原本6小時的車程,被印度的極度慵懶與不準時直接耗掉9個小時,才總算抵達瓦拉納西,我錯過了今夜的河祭,現在是印度時間晚上九點鐘。

Read more 印度|瓦拉納西 Varanasi |恆河聖城,通往神的入口

果亞 Goa|最不像印度的印度,派對尾聲的另一個嬉皮世界

在巴士上昏昏沉沉的睡了十個小時,慵懶的旅行過了大半,總算踏進南印度第一站果亞(Goa),這個充滿濃濃葡萄牙殖民味的印度最小省分,那時候正值四月中旬,在雙腳踏入果亞的同時,也跟著南印的氣候踏進了初夏,那個氣溫已逼近40度的炎熱夏天。

Read more 果亞 Goa|最不像印度的印度,派對尾聲的另一個嬉皮世界

孟買 Mumbai |貧民窟的快樂

我在孟買時住進一位創業家朋友的家,他是個演員,是個導演,也是製片師,他住在北孟買高級地段Anheri區,餐餐都用著Zomato訂著外送到家的服務,一餐大約都300-400盧比左右,對我來說,他的生活以我目前這種窮遊流浪的方式,非常負擔不起。

 

Read more 孟買 Mumbai |貧民窟的快樂

阿木利則Amritsar |在通往敵國的道路參見錫克教聖地-黃金廟篇(Golden Temple)

在印度生活了好幾個月,雖然早就知道印度的交通工具誤點叫做正常,但每次親自遇到時還是會氣得mur mur幾句。從西姆拉和當地人一同搭上最低等級的一般公車到阿姆利則Amritsar,說好六小時車程結果讓我從早上七點半搭到晚上六點整,這是11個小時阿…還真的從白天搭到黑夜,下了山後的氣溫驟升,我從羽絨衣脫到了只剩短袖,汗流浹背之外,坐在隔壁有著雪白長鬍鬚的印度伯伯整路不死心狂用印度語想和我攀談,外加那中間沒有扶手的該死巴士,印度伯伯真當我是瘦子不停地狂我這裡擠,雞同鴨講之下最後我只好一直瞪著他,搞得我有好幾度真的怒到想直接開窗戶跳下車乾脆罷休不去。

Read more 阿木利則Amritsar |在通往敵國的道路參見錫克教聖地-黃金廟篇(Golden Temple)

齋沙默爾Jaisalmer|闖進拉賈斯坦黃金傳說—沙漠篇

來到齋沙默爾Jaisalmer,下午和J訂了來此地的必備行程Camel Safari沙漠駱駝之旅,只是不知道哪根筋不對,竟然選了當日來回,其實這裡的Camel Safari行程比比皆是,最短半天,最長只要你錢還夠用待多久都可以,不過大部分的旅人會選擇兩天一夜,畢竟躺在沙漠過夜也是另一個遠離印度囂鬧的其中一個辦法(笑)

Read more 齋沙默爾Jaisalmer|闖進拉賈斯坦黃金傳說—沙漠篇

西姆拉Shimla|關於印度,那些需要,與不需要的偏見The bias in India (English version below)

那晚從昌迪加爾回到西姆拉,比預計的抵達時間還要晚一個半小時,到達巴士總站時已經晚上十點半。 Read more 西姆拉Shimla|關於印度,那些需要,與不需要的偏見The bias in India (English version 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