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北海道|Hadokate函館日記|48小時快閃北海道

從十字街到函館山需要走一條約600公尺的上坡道,雖然不長,不過大多數的人會選擇搭纜車三分鐘抵達山頂,但我反其道而行,卻也被自己弄得很慘烈。

Read more 日本北海道|Hadokate函館日記|48小時快閃北海道

印度|Kullu庫魯日記|闖入神秘慶典Dussehra

「只有被印度選上的人,才會來到印度。」這句話不知道怎麼了,從初乍來到印度之後,不斷的縈繞在腦海中,還不是很能理解這句話的意涵,但它像一句溫柔的詛咒,包圍著我在印度走的每一步。

Read more 印度|Kullu庫魯日記|闖入神秘慶典Dussehra

印度|Delhi德里日記|Welcome to Incredible India!

因緣際會來到2009年風靡全球的印度電影《三個傻瓜 3 idiots》的故事背景,學霸聚集地的印度理工學院IIT((Indian Institutes of Technology),住進全校唯二的女生宿舍雙人房,沒有冷氣,Wifi得把手機貼緊牆壁才勉勉強強連得上(但是連上後網路又會迅速掛掉的那種),說是雙人房,其實房間裡的個人空間小的只剩下一張木板床。愛台灣如癡的Anant從德里機場接我之後,流利的英式英文掛著台灣不下數百遍,好學的她曾經來台灣實習過兩次,從對話中可以很深刻地感受到她還深深地留戀著花蓮,留戀著台北,留戀著台灣的一切一切,她興奮著接手我遞給她的鳳梨酥,「天啊我念念不忘它好久了!」

Read more 印度|Delhi德里日記|Welcome to Incredible India!

越南|Hanoi河內日記|河內印象

 

越南的文字很逗趣,明明寫著英文呀,上一撇下一橫後你就再也念不出來了。中文的聲調有四種,T說越南的聲調卻有八種,從鼻子發出的聲音特別重,想像自己捏住鼻子講話,那就是了。我和來自塔吉克的N在車上伊呀伊呀的跟著T學發音,說著說著大家最後都笑了出來,因為我們說了八個完全相同的腔調阿!往後在越南的日子常常不自覺默默地把共鳴點往上挪,學起了越南人說起了自己也聽不懂的越南話。

Read more 越南|Hanoi河內日記|河內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