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20190825_220243_013.jpg

印度|喀什米爾 Kashmir |南亞火藥庫

2019年8月,逃到南亞火藥庫。

公路旅行到Batalik 時在檢查哨被軍方吹著哨子嗶的攔了下來,「從今天開始往Kargil的道路已經被封閉了,前面已經發生好多起當地居民對來車砸石頭的事件,回頭吧。」

就這麼剛好,其實剛剛已經在閘口被拒絕過一次了,有些喪氣的回程時因為G一個不經意的招呼,正好遇到駐守閘口的上校,大概是今天心情特別好,他一口爽快答應幫我們破例通過檢查哨,最後卻還是被以安全為由,拒絕入境印屬喀什米爾地區。

查謨和喀什米爾省其實又分為以印度教為大宗的查謨(Jammu),穆斯林為大宗的喀什米爾(Kashmir)和藏傳佛教為大宗的拉達克(Ladakh),印屬喀什米爾從1949年到現在,一直擁有特殊的自治權,有自己的憲法和國旗,形同一國兩制。

Map of Jammu and Kashmir

直到上週(8/5)莫迪(Narendra Modi)政府為了改變當地絕大多數都是穆斯林的人口組成,發布總統令,廢除憲法第370條喀什米爾自治權,立即實施全境封鎖,切斷所有通訊,下令所有觀光客即刻離開喀什米爾,全面實施無限期停班停課等。於是我偉大又荒謬的公路旅行繼抵達後被V告知去不了首都斯里納加(Srinagar)後,現在連Zanskar valley 的路線都被這突如其來的政策硬生阻斷,移動範圍僅剩拉達克…

「你有發現,你每次回印度都會發生震驚全國的大事嗎?」

V先是語重心長的看著我,接著毫不遮掩的大笑。「兩年前莫迪夜襲發佈的廢幣政策你也在這,現在喀什米爾被廢自治省份,你也莫名成為受害者,這到底是哪來的淵源….」

「這大概是我一直回來印度的原因吧。」
「是嗎?」
「永遠拿不完的荒謬驚喜。」

繼兩年前一早醒來,看著錢包內的500和1000盧比一夜之間化為廢紙,在冷的要命的西姆拉恨不得把它拿去燒了取暖後,我回頭看著盡忠職守的檢查哨軍人個個嚴肅的站在閘口處,「然後學會接受結果,不管好的壞的。」我只能哭笑不得。

2016.11 / 一早起床就看到悲劇…

喀什米爾的主權問題之所以一直懸在21世紀的時空,最大的癥結點要追溯回1947年,當時印度脫離英國殖民獨立時,身為印度教的統治者哈里辛格並沒有表態是否加入印度或巴基斯坦,然而引起巴基斯坦不滿,他們認為喀什米爾人口既然以穆斯林為主,又與巴基斯坦相鄰,加入巴基斯坦根本不需過問,天經地義。後來巴基斯坦起攻進喀什米爾,企圖以武力霸佔喀什米爾,哈里辛格眼見抵抗不了巴國的攻勢,尋求印度協助,並同意以「高度自治」為前提,併入印度領土的同時,卻也從此喪失了獨立的機會,在過去七十個歲月裡,懸宕在中印巴的模糊邊界裡,全都想佔他為己有。

身為印度教民族主義的莫迪政府(印度人民黨,BJP) 2019年大選時早就將廢除憲法第370調列為競選政綱,隨著BJP大獲壓倒性的勝利後,莫迪也完全沒有在浪費時間,趁著BJP黨員取得國會多數席次的優勢下,戲劇性的廢除憲法後當然引發喀什米爾穆斯林,連帶巴基斯坦和中國的強烈不滿。

印度總理莫迪(Narendra Modi)與內政部長夏哈(Amit Shah)對國會宣布廢權決定

我現在正行駛在通往喀什米爾唯一的道路上,沿路經過了載滿阿兵哥的軍用卡車大概數百台,全往喀什米爾前進,一股莫名肅殺的氣息隨著輪胎下的塵土捲起在整座山谷之間,聽說中央派遣了兩萬五千大軍奉命前往喀什米爾,我有些神經緊繃的看著窗外明明美得像天堂的世界,有點難以相信在這世界的一角很有可能,很有可能因為小小的衝突,一觸即發成為彼此殺戮的戰場。

這次的廢省事件,國際間大家撻伐的是印度政府廢除喀什米爾自治前並未先與當地政府進行溝通,逕自做出這非民主的決定,但是V說喀什米爾自治多年來,貪污事件層出不窮,被賦予的自治福利並沒有造福所有的人民。

「這樣說好了,喀什米爾人口只佔全印度的1%,但中央政府一直以來編列了10%預算給查謨和喀什米爾省,卻通通進了政治高層的口袋。」所以撇開宗教不談,莫迪查摩和喀什米爾省未來劃分為兩區,回歸中央(新德里)直接管理,莫迪的狂人舉動也許能調節資源分配,提升當地的經濟狀況,終結長久以來的政治陋習。

我說,也許,誰曉得這個狂人政府又會口出什麼狂言,畢竟世界上,還有哪個地方,能比印度更荒謬呢?

Story@Kashmir, India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