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_20180624_061151_vHDR_On_HP-01

印度|Rampur|來自高山的喜馬拉雅婚禮 Himalayas wedding

” Vicky, it gives me great pleasure to invite you to my wedding and reception to be held in Rampur(Shimla, India) on 22nd and 23rd June 2018. I wish you come and join to make this occasion more special with your graceful presence. Hope to see you there!”

手機震動響起,是一封來自R的婚禮正式邀請函。

認識R已經邁入第三年,許久前和他一如往常的垃圾話,談到結婚這話題時,他還嚷嚷著隨便娶一個女孩當老婆就好,我也嚷著你結婚了我一定二話不說飛去參加,轉眼間這位早已過適婚年齡的印度男子看來已經下定決心順著父母的心意,在今年六月回喜馬偕爾邦迎娶父母篩選過,彼此都門當戶對的印度女孩。

若要談起我和印度,還有喜馬偕爾邦之間那深不見五指的淵源,那就不能不提到我最親愛的R和M。

2015年,那三年一次的東港燒王船祭也許冥冥之中安排了所有一切,我在沸騰的半夜12點人潮中和來自和我同所大學的印度研究生M初次相遇(然後在學校完全沒有遇過),過了約半個月M向我傳了訊息,「Vicky,今年我們要辦印度光明節(Diwali night),你願不願意擔任我們的主持人呢?」那次以後,我和印度之間剪不斷理還亂的各種淵源就此超展開。R是M的好朋友,也是我那次光明節的主持夥伴,我還記得每次的討論在醫研大樓,雖然約著晚上十點,但總是看著這些印度人左手提著一壺香料奶茶,右手抱著餅乾,在晚上十一點時不疾不徐的從門口走進來,「這是印度時間,印度時間!」他們說。

Diwali night結束以後,我們並沒有因此斷了聯繫,我時常闖進北館宿舍,像個孩子般要求M幫我煮一壺糖不要太多的香料奶茶,闖入生物科技實驗室和R一起漫無目的的講垃圾話,認識他的奇葩實驗室同事們,甚至還一起遊遍南投和墾丁,也時常邀請他們到我家使用廚房(其實只是想趁機吃正宗印度咖哩),總是問他他的家鄉是什麼樣子,「西姆拉(Shimla)在距離德里十小時車程的喜馬拉雅山上,一個很不像印度,冬天會白雪靄靄的地方。」於是我老是幻想著那個遙遠的地方,肯定就像小時候向聖誕老公公許願後得到的那顆小小水晶球,翻倒過來再倒回去後,凝視著片片雪花從空中緩緩飄下,飄落在房子上的樣子。

SONY DSC
後來,真的親眼看見白雪靄靄的樣子。

後來,在我的人生像脫軌的雲霄飛車般急速墜落時,是R伸手拉了我一把,開闢了我人生的第二個岔路,讓當初那個遙遠的遠方真真實實的變成了我往後的第二個家鄉,一個位在2400公尺海拔的第二個家,我在印度西姆拉當起了NGO的小雜工,用我23歲的歲月度過了整個白雪靄靄的冬季,在印度文化的洗禮下被迫習得了各種生存法則,變成了朋友口中說的「半個印度人」。

現在,我正坐在晚上八點,前往西姆拉那搖搖晃晃的Ordinary巴士上,一年過後,這條將近十小時的路程依舊顛簸難行,方才才在售票櫃台前和硬是擠到我隊伍前方的印度大叔大吵一架,櫃台內的售票大叔冷眼的看著眼前已經塞爆擠著水洩不通的人潮凍結在櫃檯前方,向他大喊著各自的目的地,卻仍緩緩地拿起那杯熱呼呼的奶茶淡定的喝著,完全沒有要做事的意思。說也奇怪,剛剛那些氣呼呼的怒氣,在車子發動以後,卻全都化成了睽違的想念。

睽違一年回到印度,下飛機的那一瞬間,卻有種近鄉情怯的感覺,我以為我什麼都忘記了,卻也什麼都記得了。我還記得怎麼從機場搭著快捷來到德里,還記得怎麼和嘟嘟車司機討價還價爭取合理的車資,我還記得這裡的香料和氣味,還記得揹著十公斤登山包,走在攝氏38度潮濕溽暑的感覺。

「Vicky!歡迎回家,你怎麼不跟我們一起去婚禮呢?」他說歡迎回「家」,後面附上一個好大好大的微笑表情,Whatsapp捎來了來自J的訊息,J是我NGO的老闆,也是朋友R的親表哥,於是我馬上就打消了等等要去巴士站和印度人一起擠巴士的念頭。買了一張台幣5元的車票,搖搖晃晃了一個半小時後來到了Sanjauli,那是我在西姆拉的家,那些熟悉的店面都還在這裡努力打拼著,我急急忙忙來到以前辦公室前的烤漢堡攤買了一個我心心念念朝朝暮暮的漢堡,小老闆依然熟練的削了一塊奶油,在煎板上酥炸著漢堡,「You want to add cheese right?」,還沒回答他就已經拿出一片起司準備放進去了,他說他還記得我。

J很認真地看著我好一陣子,問我還好嗎,就當我滿是疑惑的同時,「你變瘦了,你在台灣還好嗎?」我噗哧大笑,我告訴J,我好不容易才在台灣把我在印度肥的五公斤全都還債完畢,「還不是你和B害的,每次都問我還要不要加飯。」B是老闆J的太太,我把滿滿的思念化成了緊緊的擁抱,他們的眼神仍然和一年前一樣溫柔,忽然想起那段住在他們位在山腰的家,一起坐在床上吃著晚餐,一起看著電視大笑,一起大吵大鬧,和他們十歲的女兒Ana一起玩扮家家酒的日子。

坐在他們即將行駛五小時的便車上,婚禮即將在Rampur市區內的一座印度廟宇內舉行,前幾天才開玩笑地問R要結婚了,會不會緊張,「不就是回來結個婚而已嘛!」R笑笑說道,結果昨天晚上他傳了張雙手被Henna畫好畫滿的照片給我,「我覺得我現在開始有緊張的感覺了…」印度婚禮是世界上最複雜最複雜的儀式,沒有之一,雖然R已經再三強調,「我已經要求我爸媽把婚禮精簡再精簡了!」但這個儀式很重要,那個儀式不能沒有,賓主必須盡歡,所以大小派對也絕對不能少的情況下,實在很難像台灣的婚禮這樣,火速地在三小時內結束。

我參加台灣婚禮的次數其實不多,小時候參加親戚的婚禮,是那種在鄉下把馬路封起,架設臨時棚架的流動水席,海派的辦桌饗宴,後方的廚師們正大火快炒努力出菜著,服務生來來回回的端上一盤又一盤的菜餚,龍蝦海鮮、油飯、佛跳牆和炸湯圓,正當賓客們大快朵頤的同時,前方移動式的霓虹燈舞台上,濃妝艷抹的主持人正熱情如火,口沫橫飛地像說書人般,說著新人過去愛的羅曼史,接著來到整場婚禮的最高潮,起鬨著害羞的新人在眾人面前來個深深一吻,最後新人在換套衣服後,站在門口,端著一盤喜糖,恭送賓客離開。後來,現在的人更直接選擇到飯店舉辦婚禮,因為專業的飯店會依照新人所喜搞定好所有一切,三個小時內,簽到入座新人走紅毯入場吃飯敬酒賓客飽足領著喜餅離開,簡單省事又不麻煩。

然而,印度教的印度婚禮(又稱為Vivaah)可沒那麼簡單,正式婚禮的前一天,R被家人一聲令下回到老家,把印度刺青(Henna)在他的手和腳上給畫好畫滿,那天稱作Mehndi event,這些植物性染料的印度刺青圖騰象徵著對於明日婚禮的滿滿祝福和期待,R傳給我的照片中,他的Henna已經畫到整隻手臂去了。婚禮前的印度刺青有個好玩的傳說,通常新娘身上的Henna會畫的非常精緻,然後在圖騰中間會暗藏一個小小玄機—密密麻麻的曼陀羅圖騰內,正偷偷藏著老公的名字。聽說如果先生成功找到了他自己的名字,就表示他們往後的人生會幸福美滿—我倒覺得這提供了素昧平生的新婚夫妻在洞房夜那晚一個有點害羞,又充滿情趣的小遊戲,畢竟在印度,大多數的人還是先結婚,再談戀愛。

Screenshot_20180722-184429-01

在印度有個玩笑話,「我們這國家沒有女朋友,只有老婆。」這倒是真的,在21世紀的今天,仍然有許多印度人這輩子因為礙於那被我稱為歷史毒瘤的種姓階級制度,與其不小心愛上了完全不同階級的男/女朋友,倒不如乖乖地等到適婚年齡後,讓父母來挑選推薦自己的未來另一半,因為他們深信,父母是這世界上最了解他們的人,根據他們的眼光,絕對能夠找到最適合自己的人。

R的老婆就是這樣找到的。R說他只和她通過兩次電話,「就只有這樣??」我一臉不可思議,瞪大眼睛看著他,「當然有看過她照片啦!」他又補充了一句。「然後你明天就要跟她結婚了?」這種事情絕對不會發生在我身上。「我有試圖給她機會另尋他人,比如說,我其實沒有很常跟她聊天,我以為她會因此覺得失望然後跑掉。」R偷偷眨了一下眼睛。「但看樣子她真的打算巴著我不走,那我不跟她結婚,我要跟誰結婚呢?」他大笑。「那萬一你發現你們其實不適合怎麼辦?」我發現我比他還要緊張,結婚可是人生大事呢!「Just like having an adventure, try it, and we’ll see! (那就把它當成是冒險,試試看吧!)」果然是R,一派的印度風格。

P_20180622_225228_vHDR_On-01

正式婚禮的前一天晚上,除了Mehndi event外,另外一個重頭戲就是Pitthi,也是我自己非常期待的一個儀式,R盤坐在廟宇樓上,打著通鋪的大客房角落內,在婆羅門祭司撒著聖水,口中念念有詞著我無法理解的經文後,換上一身像是和尚袈裟的素色上衣。祭壇的檀香煙霧瀰漫,環繞著來婚禮的家人朋友們,大夥們正一一起身走到R面前,拿起綑成一束的小樹枝,沾著香油照著祭司的指令,依順序輕輕點綴在R的雙膝,肩膀和頭頂上,最後袖口一捲,勾起一抹混雜著薑黃粉(Turmeric)、扁豆粉(Chickpea flour)和玫瑰水的黃色泥狀物抹在R的臉上,代表眾人給予的好運,同時他們也相信這神奇的薑黃面膜能讓臉蛋變得在隔天變得白泡泡,我稱它做印度式換膚。

P_20180622_224444_vHDR_On

MYXJ_20180622230715_save-01

樓下的其他賓客們正圍著圓圈跳舞著,這些能力簡直就是與生俱來,自然而然地將雙手張開,隨著音樂跳起了山上的舞,印度種族很多,每隔十公里就說著不同的方言,這群住在喜馬偕爾邦的人們自稱自己是Pahari,他們正跳著屬於Pahari的派對慢舞步。後方的吧檯也沒有閒著,Tikki(炸馬鈴薯),Panipuri(印度球),印度版水果沙拉(裡面加了很多香料)不間斷地供應著賓客,震聾欲耳的寶萊嗚,Pahari音樂一首又一首的播放著,我不敢想像沒有眾人齊舞的印度婚禮會是什麼樣子。「Vicky,你今晚就和大家睡這裡吧,這些儀式可是要舉行整個晚上,明天還要早起出發去女方家呢!」R滿臉倦意無奈地笑著,又走回了大客房。我今晚的室友是R以前住在西姆拉的鄰居阿姨,她好奇地問著我的老家,我的家庭成員,當然還有我爸媽的職業,一貫的印度罐頭式問候,然後我就在隔天早上正當煩惱著該穿夾腳拖還是運動鞋時,幸運的獲得了阿姨全新的紅色印度涼鞋。「這送給你當作禮物吧!」阿姨笑嘻嘻的,印度永遠讓人摸不著頭緒。

P_20180623_055241_vHDR_On-01

清晨五點,一行人浩浩蕩蕩的搭著三台麵包車,七台小客車預計要拉五個小時的車程前往女方家,結果中間歷經無數次的靠邊停車,這些人要吃早餐,那些人想下來喝杯奶茶,攝影師的相機在上路了竟然還在找地方充電…最後七個小時後,才總算抵達女方家。「新娘到底是何方神聖呢?」我知道答案快揭曉了,就在前方。R戴上了一頂垂著簾幕,像皇室般的帽子,簾幕好長好長,直到再也看不到他的表情後,坐進了竹製的轎子,男士們不慌不亂的抬起轎子,其他人齊聚在隊伍前方,接著樂隊奮力吹著第一響喇叭,大家壯大士氣,高亢地唱著歌跳著舞,往新娘的村莊前進。村莊的廣場上塞滿了人潮,女方家人早已在門口等著大家光臨,為所有賓客掛上花圈,在額頭上點著祈福的紅硃砂,歡迎所有人的到來。

DCIM107GOPROGOPR0853.JPG
教麵包車上的印度大叔們如何使用GoPro (結果只有我看對鏡頭XD)
36064510_2225261490846871_7323672284885942272_o
攝影 / Shine Cheng

結果,當我迫不及待的觀望著人群的彼端,想一賭新娘風采時,只見R又被請到了另一個祭壇,祭司也換成了另外一位,但唸著的還是我一句也無法理解的梵文…  原來在這些儀式沒結束以前,新娘是不能現身的,瞧著全印度賓客這輩子肯定參加過不下200場婚禮,自顧自的在前方又跳起了喜馬拉雅舞蹈,只有我們這群來自台灣的鄉巴佬群坐在祭壇周圍,兩顆眼睛咕嚕嚕的盯著祭司喃喃自語撒著聖水,煙縷在祭壇中央裊裊升起,在村莊間圍成了一個神祕的磁場。

P_20180623_125517_vHDR_On-01 (1)

「新娘出來了!」突然,在眾人歡呼聲中,新娘緩緩從小房間走出來,頓時成為全場焦點,穿著象徵喜氣的赭色莎麗,還有常見的印度新娘基本款飾品如黃金頭飾,黃金項鍊,黃金手環(Bangle),黃金鼻環,黃金腳環一個也沒有少,全身上下散發著貴氣的氣息,但是我只擔心她嬌小的體型能不能負荷這些除了貴重,重量加起來也不輕的飾品。印度婚禮中,有個不成文規定,出嫁的新娘婚禮那天絕對不能露出牙齒,「新娘即將要嫁入人家了,女生嘛,要讓人覺得矜持,矜持!」正困惑為何新娘看起來這麼落寞的時候,我的室友阿姨在旁邊給了解答。

R和新娘終於在久坐多時的祭壇上站了起來,神聖的交換了彼此身上的花圈(如同台灣婚禮的交換戒指),新娘掀開了R眼前的簾子,對上了R的眼睛後靦腆的低下了頭,R在新娘髮際上畫了紅色的Sindu,代表從今以後就是人妻,象徵彼此結為連理後,可還沒有結束,祭司在他們彼此間綁了條緞帶,接著來到了整個印度婚禮的重頭戲—Saptapadi,在印度教義裡,人們深信輪迴與來生,而且他們還貪心的一次要了七個人生—結為夫妻的兩人必須繞著神聖的爐火七次,向彼此許下七世的諾言,也就是說,他們這婚一結,一綁就是七輩子。「七世夫妻?天啊在印度這結婚真的不能亂結。」說也奇怪,絕大多數仍為相親結婚的印度夫妻這麼多,後來離婚的比例卻少之又少—印度是世界上離婚率最低的國家,離婚率大概只佔了0.001% (1000對夫妻中,只有一對選擇離婚),讓我也不得不相信這七世夫妻的承諾,好像在冥冥之中,真的有那麼一回事。

P_20180623_141646_vHDR_On-01

後來,當我以為婚禮就要在這七世諾言中浪漫收尾時,「我們等一下要準備出發回去廟裡,還有一些儀式還沒有完成,明天山上村裡會有一個小派對,後天我太太村裡也有一個小派對,大後天我們又要回到我的村裡,那裡會有一個最終的盛大派對…」R看著我聽完簡直要昏倒的反應哈哈大笑,聽他說這些未來行程時,好像兩方家裡只有短短五分鐘路程似的,但,那可是單程五小時,來回十小時路程的蜿蜒山路耶,於是隔天我一大清早就決定打包行囊告別了R和室友阿姨,繼續了我獨自的旅行。

突然想起台灣朋友那天參加完半場婚禮後,便開玩笑的轉過頭來對我說,「我想我能了解印度離婚率這麼低的原因了。」「這麼累的婚禮,到底有誰想要再當第二次主角…」我還記得大家聽完這句話後,紛紛感同身受的點頭如搗蒜。這是我參加過最筋疲力盡,但也最華麗的一場婚禮,同時也深深佩服印度文化把婚禮的每個環節都賦予了重要的意義,每個再繁複的儀式都只是為了一件事而存在—

把兩個人的生命串聯在一起,而從此後開始相互扶持,溫柔而綿延的交疊。

IMG_20180628_114626_002

祝你們白頭偕老,我親愛的好朋友。

Story @ Rampur 2018.06.22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