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NY DSC

德蘭薩拉 Dharamshala|走一趟西藏之外的流亡政府

藏傳佛教有則流傳一千兩百年的古老預言:「當鐵鳥和鐵馬出現,藏人將流散各地。」

鐵鳥和鐵馬—飛機與火車,帶來了一批中國軍隊,使得藏人被迫在1959年冬天踏上逃亡之路,橫越喜馬拉雅山,抵達印度。

親自走一趟位在北印度德蘭薩拉已成立五十餘年的西藏流亡政府,幸運的被好久不見的台灣人,原本在挪威念性別所,四個月前人生大轉,彎進了印度德蘭薩拉為流亡政府從事翻譯工作,也藉此大改碩論文的題目,轉而研究藏族女性流亡後生活的Y給撿了回家。

這是從沒去過西藏的我,最靠近西藏的一次,又稱做小拉薩的德蘭薩拉Mcleod ganj,路上有著印度人及穿著紅黃相織袈裟的藏人僧侶沿街交錯的奇妙風景,來自藏族婦女親手編織的毛襪和毛帽在路上擺攤兜售,藏式食物如餃子、饅頭及面片湯沿街林立,說真的,若說身在西藏也一點也不會懷疑。遇到了幾位從西藏翻越喜馬拉雅山逃亡出來的藏人,在異地辛苦拉拔著小孩跟著流亡政府重新生活,那些來自各地虔誠的達賴喇嘛追隨者;正準備收拾行囊前往印度東邊的菩提迦耶參與年初將為期15天的佛法開示;來印度已經八次,即使認同藏獨卻礙於國籍問題而無法大力聲援支持,成天害怕被中國間諜抓走的遼寧姐姐;還有整晚不是討論藏傳佛教真理,卻開始討論達賴第十四世的產生是否有所疑慮,還有達賴喇嘛在2012年下放政教合一的權力後,西藏民主化的過程,各種批判性思考討論的台灣之夜。

這次雖無緣見到人在德里的達瀨喇嘛,但看著路上立起的受害者名單,看著過去數以萬計的藏人或是無故消失,或是因血腥鎮壓死傷無數,或是被迫翻山越嶺離開家園,或是不惜以自焚的激烈手段來訴求和平與獨立,我想起了那些人們爭取自由的地方,西藏、新疆、香港、澳門,甚至是台灣,心裡像是放入了一塊大石頭,很沉很沉。 「 自由,多少罪惡假汝之名以行?」

「藏人逃離西藏後,通常會先在尼泊爾待上一陣子,努力學習藏語以外的新語言,還有新的生活技能,之後我們拿著流亡政府頒布的緊急護照,可以選擇我們想去的地方,大部分的人都會跟隨達賴喇嘛來到北印度德蘭薩拉。我們都知道,一旦離開我們的故鄉,腳下踏的就不再是我們的大地之母親青藏高原了。」當時離開故鄉年僅2歲的藏族婆婆憶起逃亡時的記憶,現在已經60歲的她,如今想起來還是有些哽咽。「當然想回家看看阿,只是大家都心知肚明,這願望這一輩子大概是難以實現了。」

「與其繼續恨下去,不如讓我們的下一代好好的接受完整的教育,使他們終有獨立思考的能力,我讓我的孩子從他十歲起就開始學習漢語,因為我知道唯有溝通,才能帶來真正的和平。」在藏族博物館工作的大哥談起中國和西藏的問題時,眼神早已沒了恨,這麼多年以後,他念頭一轉,散發出來的則是滿滿的正向,「我們這些流亡世界各地藏人們雖然現在回不了家,但大家都知道,我們畢生都將以身為藏人為榮。」

SONY DSC
逃亡到德蘭薩拉的藏族婆婆轉著經輪口中唸唸有詞

走在德蘭拉薩上城區,一路上看到和我相似臉龐的藏族小小朋友,說著藏語玩在一塊兒,時間過得很快,下一個世代如今已慢慢扎根在印度 。我想起流亡世界的藏人們終其一生都得被迫囚禁在有家歸不得的悲傷中,而我則是那個遠方有溫暖避風港卻總是不願回家的人。

Dharamshala @ 2016.12.28-29

2 thoughts on “德蘭薩拉 Dharamshala|走一趟西藏之外的流亡政府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