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NY DSC

Jaipur齋浦爾|在粉紅城市來一場勝率為零的心理戰

在印度流浪要像倒吃甘蔗,錯中學,旅中學,但我們現在還在甘蔗的尾端。(還在學)

為了一圓在印度一定要好好慶祝印度新年排燈節(Diwali)和幸運的今年剛好在排燈節之後的24歲生日,任性的和老闆請了兩個禮拜的假,背了個登山包就往拉賈斯坦邦(Rajasthan)跑,瀟灑的暫時和已經冷得要命的西姆拉說再見(這樣對嗎)。說起印度腹地之廣,不是你從世界地圖看覺得很大,而是要真的親身在這裡移動過,你才知道印度這個國家到底有多大。

在印度旅行,如果可以解決最麻煩的訂火車票,其實在印度搭火車說真的,比搭巴士還要舒服個幾百倍(來自已經搭巴士來回Manali, Kullu好幾次的甘苦談),不過提到印度火車,很多人常常腦袋不自主地浮現出印度人擠爆火車包含車頂還外掛的景象,但是自從2010年下令禁止攀爬車廂後,這個景象已經看不到了。印度的火車是全印度最便捷也使用率最高的交通工具,當然,因為印度腹地太廣,待在火車上的時數總是很長,所以印度火車種類百百種,大致上分成兩大類,有空調及無空調(AC),而有空調的又分成四種,1A , 2A, 3A(皆有座椅和臥鋪)和CC(只有座椅),無空調則可分FC(First class), SL(Sleeper)和2S (Second sitting),這次的旅行硬是每一種都坐坐看,原本以為最便宜的品質最差,但其實現在印度已經開始進入冬天,說實在坐在無空調的車廂晚上冷風灌進來根本就是天然的空調阿哈哈(苦笑),不過最喜歡(但是最貴)的還是2A臥鋪車廂,只有兩層,還附贈枕頭棉被和床套!而且還有門簾可以拉上不怕被來回走動的人打擾,預算不吃緊的人實在很推薦阿!

車站一隅

從阿木利則(Amritsar)開始一路上的鐵路長途之旅,六個小時到昌迪加爾(Chandigarh),五個小時到新德里(New Delhi),最後接近18個小時的顛簸之行,3A等級的火車終於抵達拉賈斯坦邦的首都,有粉紅城市之稱的齋浦爾Jaipur。才想著要叫Uber,結果一出車站就被一窩蜂嘟嘟車(Rickshaw)司機團團包圍,自以為談了個漂亮的價錢就腦袋昏昏的和司機上車了,殊不知這卻是我們接下來毫無勝算的心理戰前奏曲。

「Welcome to Jaipur!老兄,今天你搭了我的車,你就是我的朋友,我在齋浦爾出生長大的,這附近都很熟悉,不如這樣吧!今天的70盧比我不收,明天早上11點我在旅店門口等你們,帶你們認識我的城市。」嘟嘟車司機叫Banti,甫上車沒多久就連環珠砲的迸出這句他不知道已經用了幾年的專業搭訕用語,一抹看似友善的微笑背後很難猜測他此話說出的用意,「這一定是陷阱。」還在生病的我腦袋仍旋轉著,但是既然上了(賊)車,說好也不是,說不好又覺得,唉他都釋出善意了,說不定他在掙錢之餘,是真的想好好帶我們認識齋浦爾(該死的貓個性阿!),那個瞬間就像是正在面試時屎卻卡在肛門,進退超級兩難,只好胡亂答應他趕快進旅店,希望他明天突然發燒無法出門之類的,我們根本落荒而逃。

隔天早上醒來,結論是,他一定是個狠角色!因為他很準時的11點出現在旅店前面,身體倚靠在他小小的嘟嘟車旁,嘴巴咧得很開,「早安我的朋友!」

齋浦爾作為拉賈斯坦邦首都,某種程度和新德里滿類似的,嘟嘟車人力車滿街跑,當然少不了此起彼落的喇叭聲,來到齋浦爾的時候距離排燈節只剩下兩天,整條街已經悄悄掛上色彩繽紛的彩色裝飾,準備迎接新年的到來。在還沒來到齋浦爾之前,以為整個城市都被漆成了粉紅色所以才因而得名,但是事實上,所謂的Pink City只占齋浦爾的小小一隅,在中世紀之前, 這座城並不是粉紅色的, 直到1876年, 為了迎接英國威爾斯王子的造訪,齋浦爾王公下令將全城的建築物都漆成了粉紅色, 並且繪上白邊和圖案,但當時的全城現在只是齋浦爾的舊城區,而且粉紅城市老實說,沒有想像中的這麼夢幻,不如說,200多年後的粉紅城市,在烈日照耀下反而更略偏澄色與磚紅色的綜合版。不論如何,現在的粉紅城市,與其稱得其美名,但市集攤販交錯其中,又適逢排燈節前夕印度人發狂似的購物狂潮,粉色城市除了擠得水洩不通外,走在市集內還要不停地婉拒店家熱情的銷售攻擊,當下真的超想整型成當地人或披上隱形斗篷,對於窮遊沒什麼購物慾的我只覺得有些可惜。

「哈囉我的朋友,從這個樓梯往上走,右轉再上樓,你可以拍到更美的Hawa Mahal(風之宮殿)哦!」進到粉紅城市就是為了一睹它300多年來的風姿,站在安全島上,拿著相機還在喬到底該怎麼拍才能拍到Hawa Mahal全景的我們,背後突然冒出了一位印度男人,笑笑地對我們說。自從來印度後腦波真的很容易變弱阿,當下只想到天啊竟然可以到高處解決我現在怎麼拍都拍不好的問題,何樂而不為?

15007691_1444138948933619_1239701834_o
Hawa Mahal (風之宮殿), built in 1799

然後我才知道,在印度,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為了利益,不用點心機真的難以生存。

興高采烈的拍完照後,照慣例來個印度人的罐頭問候語,你從哪裡來啊?你叫什麼名字啊?打算待在齋浦爾幾天呢?但通常最後一句才是他們的重點,「來來來,來我店裡喝杯茶吧!我的店就在隔壁。」而直到這個時候我腦袋的警鈴才終於大聲作響,「原來答應上樓的瞬間,早就陷入該死的陷阱阿阿阿…」每次意識到的時候都已經在火坑中,真的是叫天天不靈叫地地不理你,只好摸摸鼻子勉強地笑著走進店裡,心裡真是幹意滿點。

「我們這家珠寶店最近才剛開幕,而你們是我第一位客人。」珠寶大哥遞給我們兩杯熱呼呼的奶茶,開心地說道(但我死都不信),我心不在焉的看著珠寶大哥熟練地從櫃子中拿出銀飾耳環和琥珀石戒指和其他玉石雕塑擺在面前,聽著他口沫橫飛地說著這些飾品若戴在身上有多麼適合我,腦袋劃過了計畫A到Z,「我就是沒錢啊!」我心裡滴咕著,想著該怎麼全身而退離開珠寶店。不知道是珠寶大哥人真的不差,還是自己口才太好,嘴上交戰了一番,終於說服他說我有很多朋友對珠寶滿有興趣的,但自己沒有,不過如果能給我一些名片好讓我介紹這家珠寶店給他們認識就再好不過了。

各位親朋好友們,此招奏效必須筆記!答謝他們的奶茶後,最後我拿了一整疊名片愉快地走出了珠寶店,其實某種程度像是免錢的交易成功。旅行的過程中常會觀察不同文化底下人們不同的生活方式,我想自己也多多少少從不同文化中學著他們值得學習的精華,而在印度,如果印度人嘴巴很厲害,那自己就得比他們更會講話才行。

15064145_1444149528932561_561509896_o
免錢交易的珠寶大哥

《琥珀堡 Amer fort》

離開粉色城市後,來到了齋浦爾最有名的琥珀堡(Amer fort),這座蓋在山丘上的巍峨城堡建於西元1592年,歷時125年才興建完成,當時這裡是王公和皇后與350位後宮嬪妃的居住所,但當首都在18世紀遷移到齊浦爾後,琥珀堡便遭到遺棄,不過也因為這樣,直到現在還保留著當時壯麗規模。

SONY DSC
Amber fort

由於從入口開始必須要往上走約10-15分鐘,所以這裡竟然也提供騎大象的服務,且他們的象鼻都有經過彩繪,雖然漂亮,但我覺得大象其實沒有很快樂,而且十月份的齋浦爾其實天氣真的很棒,雖然烈日還是高照,但屬於乾熱,反而比台灣的天氣還要舒服,走著走著就來到入口了。

SONY DSC
大象爬城堡

琥珀堡當時僅是一個地方藩王的居住地,親身漫步城堡內,不難想像當時全盛時期的蒙兀爾王朝,但倒是很難想像既然地方藩王的城堡都這種程度了,印度國王的城堡會是什麼樣子。小時候常聽媽媽在床邊念著阿里巴巴與四十大盜的故事,雖然這是阿拉伯的民間故事,但以沙漠色外觀的琥珀堡為背景,這些天方夜譚的情節和想像還真的會不自覺的從腦海浮現開始天馬行空一番,500多年前,這裡有位藩王,他在他興建的城堡內和350位後宮享樂天年的日子從現代的眼光來看,不知道是奢侈還是羨慕(因為這種事在現在絕對不會發生),不過每次來到世界遺產或歷史古蹟,對於這些我們沒經歷到的歷史除了讚嘆,敬畏還有可惜,一來是當時的藩王要做多少的殺戮與犧牲才能爬到這個位子,這樣雄偉的建築物在過去到底是如何一磚一瓦興建起的,當然,在一個死後什麼也帶不走的規則下,能留下些東西給人們,對曾經存在過的每一個生命來說,我覺得才是有意義的。

SONY DSC
象門 Genash gate

SONY DSC

不過走在偌大的城堡內,真的,除了迷路,迷路,還是迷路,因為每個後宮都要有自己的房間阿(笑),雖然內部的擺設都已人去樓空,不過來到齋浦爾,琥珀堡真的很值得帶著腦袋前來,讓想像力伴隨著你走進五百年前的歷史。

15044826_1444154928932021_1209171779_o
宮殿花園 Palace garden

amber-fort_edited

《價格用筆戰的Bapu Bazar》

齋浦爾是舉世聞名的市集匯聚地,也是最適合訓練殺價能力的地方,大家都知道印度商人看到外國旅客最喜歡做的一件事就是:哄抬價格到天頂。原本只是帶著老娘就是沒錢的心態window shopping一下齋浦爾市集,結果事實證明,如果你不是1000%想買這個商品,就沒事千萬不要進店裡,站在門外往內看沒事的,但一踏進店裡就別想輕鬆脫身。

我真的只是想問看看這裡的莎麗(Sari)價格阿,結果老闆很開心拿起一件Stiched on的莎麗就往我身上套上,我還來不及反應這位哥哥就狂稱讚我「哇!這件很適合你呢!真美。」隨後馬上又從身後掏出了另外幾件莎麗攤在我面前,完全招架不住。然後該死的眼睛又不小心飄到另外一件掛在牆上的莎麗,是我最愛的大地色,「那這件多少錢?」此話一出即後悔,馬上落入圈套,老闆笑得好開心啊,「歡迎來到殺戮平台。」他心裡一定這樣想著。

SONY DSC

「這件你看是絲綢製的,3500盧比。」聽完價格臉都垮了,這什麼天價,立馬起身準備走人,只見老闆不疾不徐的邀請我上去小閣樓,「我的朋友,你是我今天第一位客人,你想要多少錢,寫在上面我們好談。」老闆熟練的遞上紙本和筆。「嘖,要開戰了嗎?」我伸手接過紙本心裡苦笑著,寫下1000盧比遞回給他。

這下換老闆垮了臉,苦笑的說,「我的朋友,這件事絲綢製的,連成本都高於1000盧比了。」「所以我說不用了嘛!我們沒有這麼多錢買一件莎麗。」我連忙脫下穿在身上已久的莎麗準備還給他。「不如這樣,」果然薑還是老的辣,經驗老道的老闆拿起了筆在我寫的1000下方又多寫了幾個數字,「既然我們對彼此的價格都沒有共識,那我們就訂一個我們原本都不能接受的價格。」他在紙上多寫了+3500, 再除以2,「我把我們自己想要的價格相加在砍半,2250盧比,成交?」該死的商業手腕,真的不死心耶,「抱歉我真的無法負擔這個價格,我還是學生…」我開始苦苦哀求,天啊早知道就不要進來店裡了,老闆毅力真不是普通人堅強,於是我們就這樣一來一往的「筆上戰價格」,不斷在紙上寫新的數字,再劃掉,又寫下新的數字,「如果他今天不賣我1000盧比我死都不買」我對自己說,但其實我心裡真的沒有這麼想買莎麗的,我只是想知道價格阿阿,不過現況來看好像不買不行…

SONY DSC

「我的朋友,我老實和你說,這件莎麗成本就1250盧比了,我只賣你1300盧比,大家好做人,明天好過排燈節,好嗎?」老闆還在盧。「老闆阿,我今天就只有這麼1000盧比,你與其跟我戰這些價格,還不如去等下一位客人…」我也老實和老闆坦白,只希望他能趕快放我一條生路離開,阿彌陀佛。半小時已過,已經分不清老闆臉上的情緒了,他嘆了一口氣,用筆在紙上寫著「1000」「What?」這下換我驚嚇了,「1000盧比,成交?」老闆笑著看著我,但我知道這一定不是真心的笑。我壓根兒沒想到老闆會壓低價格成這樣啊…那他賺什麼?原本都預計要慢慢離開店裡了,可是這價格是我定的,媽的,我不覺得我贏了,因為我還是得付錢。

直到後來我說服自己戰勝這場心理戰回到Rishshaw後,司機聽完我的殺價英勇事蹟,摸著我剛買來的莎麗笑著對我說,「一,這件莎麗百分之百不是絲綢製的;二,以我的經驗來看,這件大概只值500盧比。」

該死的印度商人。

 

SONY DSC

Story@Jaipur 2016.10.27-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