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20160129_174543

越南|Hanoi河內日記|Start from 14°C.

 

旅行最令人期待的地方是,你永遠不知道你在期待什麼,但它就是出現了。

一下飛機,一股寒風便竄進牛仔短褲內,原本還在機上昏昏欲睡的我瞬間凍醒。「靠,14度。」我看著手機連上wifi後的溫度顯示,一個半小時前我還在曼谷頂著烈日吹著濕黏令人不舒服到極點的33度熱風,現在的我站在越南的河內機場外,老媽剛剛捎來了Line訊息,「妹,台灣下霰了。」

流浪了這麼久,以為現在的我適應力應該不比小強差,但老實說,我還是不習慣在天黑後才抵達新的地方,這讓我有些焦慮。「算了,大不了睡車站。」我深呼吸對自己說,因為T只在訊息中寫道他家在66 Kim Giang, Hà Nội, 開google map查了還是完全沒頭緒,「老兄你至少也跟我說一下我得搭哪一班公車吧…」

「Good luck Vicky^^」T在信末附上寫道,我只覺得那個表情符號實在戲弄的不懷好意。

「反正不管怎樣我都得先進到市區。」我想著,頂著冷冽寒風往公車站走去,不過怎麼找都找不到7號公車的站牌,「不好意思,請問7號公車會經過這裡嗎?」剛好公車路線圖下坐著一位正坐在行李箱上發著呆的女生,就隨口問道,「抱歉,我不是河內人,所以我不是很清楚…」結果話還沒有說完,就看到7號公車緩緩駛進車站,正想跟那女生答謝時,只見她小小一隻拖著大她兩倍的行李箱,急急忙忙也跟著我上了公車。

「她如果不知道這裡會不會有7號公車經過,那她幹嘛在那個公車站等著?還跟我一起上了同一班車。」我盯著她充滿了問號,「老實說我今天沒有地方可以住,所以我決定只要有任何一班公車經過這裡,我就上那班。」她像是看出我的疑問般,笑笑的回答了我沒能問出口的問題。

她看起來白白淨淨的,只有嘴唇因為天氣太乾冷而有一點滲血,我除了訝異越南女生真的長得很好看之外,從她穿著來看,內襯針織衫,皮革風衣,短裙及黑色鑲著亮片的毛茸茸長靴,我怎麼看都不像是旅行的背包客,但是她說今天沒地方住,我滿腦子困惑。

「我剛從東京待了兩個月才回來,原本要住朋友家,但是她剛剛臨時放我鴿子,所以我還在想要怎麼辦,因為現在已經滿晚了,不知道還找不找的到便宜的旅館…」她有點煩惱的說道。她叫L,聊天中意外發現她和我同年,而且漢語講的超級好,「喔老天,所以現在我們該用什麼語言溝通,中文嗎?」我們大笑,今天詭異的寒冷天氣對於越南人來說應該也是百年一見吧,只見車上的乘客每個人都至少穿了三層大衣,光是厚衣服就把車子擠得水洩不通。河內的公車設備很老舊,司機狂按著喇叭,搖晃的程度讓人覺得車子隨時會翻覆,突然好感謝車內擠到不行的人群,否則下一秒揹著龐大登山包的我可能就會因為慣性作用衝到最前面。售票員費了一班功夫撥開沙丁魚般的乘客們朝著我們走了過來,「8000 盾。」他操著流利的越南語漫不經心地說道,只見我沒啥反應,才意識到我不是越南人,「8 thousand Don.」他有點不耐煩的再次說道。

「8000?」我只知道我剛剛在機場拿了一些美金卻換來了好幾十萬的越南盾,龐大的金額讓我腦袋混亂的翻著各式各樣好多0的紙鈔。「下次付越南盾時記得直接省略後面三個零,我們都習慣這樣。」L從我眾多紙鈔中輕輕抽出四張2000越南盾給了售票員,只見售票員熟練的剪了車票給了我們,頭也不回的往後走去。

「然後付錢,是外國旅客來越南必須適應的第一件事。」L有些不好意思,靦腆地笑著說。

旅行最令人期待的地方是,你永遠不知道你在期待什麼,但它就是出現了,流浪最美麗的時候大概就是這個瞬間,L出現在我不知道該何去何從的河內第一晚,我靈機一動,把截了圖的T的地址及電話給她看,「讓我幫你吧!」於是L拿起了手機幫我打給了T,用流利的越南語幫我問了T家該怎麼走。

「旅行最美的風景,永遠是人。」也許是寒冷的夜裡,特別有感觸。

「L,如果你不介意的話,今晚要不要跟我一起住T的家?」我一直相信人們的相遇是由機率組成的,初到河內,有多少機率可以剛好遇到一位會說英文和中文,同年紀,今晚也沒地方住的人(我是差一點沒地方住),所以我問了L,反正撿別人回家也不是第一次了,我只是心裡祈禱著T能夠答應今晚他家可以多塞一個人。

L和我在其中一站下車後準備轉另外一條路線的公車,不過等了半個小時仍遲遲等不到60號,L臉色有點蒼白,她拉緊了大衣在旁邊微微發抖著,「恩…Vicky, 其實我現在已經懷孕了,但我因為今天都在趕飛機,所以都沒有吃什麼東西…」「什麼!!!」我似乎叫得太大聲了,坐在旁邊的情侶臉色怪異又好奇的轉向了我,「你已經懷孕了?」我不敢相信地再確認一次。天啊…她不是才23歲嗎?難道是意外?雖然我們素昧平生,但好歹我們也同年紀,我腦袋裡冒出千奇百怪的理由試圖想說服自己接受這個震驚的事實。「是阿,三個月了,我有一個很愛我很愛我的日本男朋友,老實說我這次去東京就是為了他。」L似乎覺得我太過大驚小怪了,她娓娓道來。

「他是一位工程師,我和他在越南認識,也很快的就進入了熱戀期,不過他因為這個工作階段已經結束了,必須回到日本。後來我剛好也從大學畢業了,所以我買了一張機票,想都沒想的飛去日本找他。」L接著說,「他雖然年紀比我大上很多,但是他對我來說還是充滿了魅力,你想不想看他照片?」又一陣刺骨寒風吹來,我們兩個都打起了囉嗦,L雖然顫抖的說著話,但是她的臉上閃爍著光,一道幸福滿滿想把我閃瞎的光。

「所以你不是意外懷孕?」原本我內心還很篤定一定是這麼一回事,所以我決定心裡默默知道就好不打算說破,結果聽L這一講,我又按捺不住好奇心想打破砂鍋問到底。

「意外懷孕?才不是呢,我一直很想為他生個寶寶,沒想到竟然這麼幸運就讓我實現了!」L洋溢著幸福笑著說,右手摸著她微微隆起的肚子。好吧,原來是計畫性懷孕,在對我而言這麼黃金的23歲。「所以越南的女生都這麼早結婚嗎?」「是阿,很多越南女生21,22歲就結婚生小孩了呢!」我很訝異越南的早婚文化,不過想想也有道理,因為比起台灣,越南當地文化水準尚未到非常發達,觀念也比較傳統保守,再者,女孩子普遍的教育程度也不是很高,所以不難理解為人父母當然希望她們年紀輕輕就趕緊嫁人, 好好的相夫教子在家當賢妻良母。想到嫁來台灣的越南新娘也不少,我之前卻從來沒有想過要好好地了解她們,心裡尷尬又不好意思的搔了搔頭。

「所以我回越南是為了要安胎,你知道懷孕後很常會有任性的時候(其實我根本不懂),我懷孕後不知道怎麼了,特別特別想念越南的食物,但是在日本找不到。」L苦笑著,「所以我回來了,但我之後打算在日本結婚,在日本找工作,不過在身為越南人,在日本結婚並不容易,因為有太多假結婚的案例了,必須面試及審核很多麻煩的文件才能證明我們是真心相愛而不是作假。」「但是只要為了我未婚夫,我什麼苦都願意吃。」我不知道L的日本男朋友到底是何方神聖能讓L為他如此瘋狂如癡如醉,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我發自內心的為她感到開心,也許每個的人生總會有個遠大的目標要實現,而L的人生目標,是她的未婚夫。

公車緩緩停在寫著66 Kim Giang的站牌前,T笑咪咪地插著口袋朝著我走了過來,旁邊跟著一個來自Tajikistan(塔吉克斯坦)的男生R,他是T接待的另外一位沙發客,「歡迎來到河內!」T張開雙手給我一個溫暖的擁抱。

我們走著,走過已經休市的市場,穿過稻梗,走過沒有半盞路燈的小巷子,甫才下過一場大雨,夜晚的河內只剩我們四雙腳採過水窪的聲音。深深覺得來到越南,衣服除了要穿得夠多,你的心臟可能也要夠大顆。剛剛L懷孕的告白先讓我吃了一驚,接著是T的家,我站在他家大門前面,嘴巴大概張的比聽到L懷孕時還要大上許多。「T…這是你的家?」我半信半疑地問起了T,因為我很確定這不是一個我們認知裡會出現的家,它是一棟尚未蓋完的公寓,與其說斑駁的牆壁,不如說,它根本還沒有漆上油漆,用水泥及紅磚砌起牆面的痕跡清晰可見。「這是違建吧。」楞著但很快就恢復了神情,「這是我和我姊姊一起租的地方。」T一臉泰然自若地看著我瞠目結舌的表情,他大概覺得我的表情過度誇張了。

人生從不停止給你驚喜阿!我小心翼翼地踏上沒有建上欄杆的水泥樓梯,雨滴滴答答又開始下了,今晚是河內的味道。

2016.01

Story@Ha Noi